在西方市场,讲好华为故事

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,首先要充分了解西方的价值观。

公共关系纲要主要是解决与西方的沟通问题。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很容易接受我们的观点,日韩也还好一点,欧美很难。如果我们和西方价值观不一样,怎么进得去西方?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是在进攻,他们一定会把墙越筑越厚、越筑越高,我们的困难就越来越大。实事求是讲,他们几千年形成的文明,不是我们小小的公司改造得了的,蚍蜉撼树谈何易。

我们这些年,都是采取中国的思维方式去理解世界的格局、去揣测西方的意图。要对世界有充分的了解,必须站在西方的观念上理解西方。电视片《大国崛起》讲了一些道理,我们研究各国强盛的原因,要站在对方角度,去解释文明的兴衰。

几百年前,英国人把世界各地很多艺术品、杜鹃花等等运回国,站在我们的角度,这是掠夺。但如果站在英国人角度上,他们不这样认为。他们不惜漂洋过海,冒着生死风浪,把一些艺术品甚至整个神庙,用木船运到英国,好好保存下来。例如,津巴布韦维多利亚大瀑布,是戴维·利文斯敦发现的,他把它献给英国女王,并坚守在那儿几十年,防止有人开发破坏,想想那是百年前的蛮荒时代呀,要忍受多少痛苦,至少没有婚姻的幸福小康;把稀世珍宝献给女王,如果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行为,永远没有共同语言,也就不可能间接找到解决问题的模式。

中国改革开放,邓小平挖了一块洼地,低税制让外资进来,最后外国人相信了,然后忽地涌进来。看看现在中国社会的进步,谁会相信,三四十年前,我们还是濒于饥饿、经济几乎崩溃的状态呢? 美国今天也在挖一个洼地,减轻产业负担,土地肥沃了,有可能是美国百年振兴的根基。如果下一任总统不改变现在的税收政策,而是到处去沟通友好,与谁都握手,就把投资吸引过去,加上人工智能的应用,怎么会不崛起呢?

我们的公共关系工作现在应该不需要再去强调身份证明,能证明的差不多也都证明了。现在是要解决商业大环境的问题,就是要充分认识西方价值观,把华为价值观中和西方一致的部分讲清楚,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共识。当然,我们也有自己的价值观,我们并不完全接受西方的政治价值观,在市场经济、技术、用人方面,哪些是不能碰的,我们不接触就行了。我们坚持自己的自信,并不一定要示人。

学点哲学、历史、社会学、心理学,从人类文明的结晶中汲取智慧。

公共关系纲要中,哲学、历史、社会学和心理学等都需要放进来,这些人类文明的结晶,会带着我们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。

在两千多年前西方出现的苏格拉底、柏拉图时代,中国也有孔孟之道,但中国没有出过柏拉图。大家也假设过,如果出了一个“柏拉图”,中国又会怎么样呢?为什么呢?孔孟之道提倡“修身养性,齐家治国,平天下”,都是向内收敛的;而西方哲学主张往外开放,开放了两千年,西方就称霸了世界。中华文明收敛的五千年中,国家没有分裂,是不是全因为孔孟之道儒家文化呢?中国的西面、南面是高山,北面是沙漠,东面是大海,因此形成了一个小的封闭环境,这样的地理环境与思想形成可能有很大关系。

你们想想,毕达哥拉斯原理、欧几里得几何是研究勾股定理中的原理、意义和探索,他们的研究是为什么,是朝向源头,是道的问题;我们的九章算术也是在研究勾股定理,是研究怎么用,怎么解决问题,是向内核发展,是术的问题。我们向下,西方向上,那么就成了一个价值的分水岭,我们就没发现微积分,没有微积分就没有工业的基础。所以西方工业比我们发达。

一千多年前的欧洲还处于中世纪黑暗,GDP每年增长不到1‰,公元始的一千年内经济翻了一番。中国一千多年前的唐宋文明已经非常发达,清明上河图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。那为什么后来中国衰落,欧洲就崛起了?莎士比亚怎么会对欧洲文艺复兴产生这么大作用?我以前想不明白。我看拜伦的《唐璜》,怎么这个戏剧就触及到欧洲的思想解放呢?我看不懂,就问别人,别人说唐璜就是一个流氓, 但冲开了宗教的禁锢;还有米开朗基罗的雕塑,我也不明白,怎么这就是文艺复兴呢?实际上,人本质上就是裸体的,厚厚的衣服穿上的是封建和宗教。文艺复兴,就是恢复到原始自然的本来面目, 这就是解放思想。莎士比亚的戏剧、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开启了文艺复兴,也就开启了欧洲的强盛之路。

三百多年前俄罗斯彼得大帝派遣使团前往西欧学习先进技术,自己化名彼得·米哈伊洛夫下士随团出访,去做木工。修船造船,回国后就兴办工厂,发展科研,改革军事。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期间,大量引进了西方的哲学、艺术、绘画等。俄罗斯绘画是写实的,写实和工业化是有关系的。中国绘画是写意的,写意可能和今天的人工智能、虚拟游戏有关系,但问题是,没有造就中国三百年前的强大。

一百多年前,美国马汉提出的海权论,推进了美国海军的彻底转型,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海洋国家。而我们从汉武大帝开始,就一直在征西,我们忽略了海洋。当然,两千多年来为了守住边疆,我们的祖先牺牲了多少人。那时候去新疆戍边,带来的后果是永生永世不能再见妻儿,即使放探亲假,你也回不来,士兵靠步行走过沙漠的可能性能有多大?而且未必能马革裹尸还。我们看到前人的艰辛与伟大,也看到了我们的短视与不足。当我们不面向海洋,全球化就晚了几百年。我们到当代才重视海洋。

文明发展的历史能帮我们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。我们从今天看昨天,容易找到轨迹,而当事人就迷,想不清楚。比如人种的繁殖和传播,据说智人起源于非洲,一百万年前走出非洲,迁移到欧亚大陆跨大洋大洲,一定有人是划独木舟漂洋过海,想想海浪多大,有多少人葬身海底呀!可能一万条独木舟都不能有一条抵达。我曾经乘过17万吨的游轮过赤道,遇到风浪,我只能一直平躺在床上,思绪万千,朦胧中充满对先人无限的崇敬。所以,你们要加强哲学、历史、社会学的学习。你们可以不用看原著,看完也不一定抓得住重点,不如去看纪实片、讲座之类的视频,虽然不代表原著,但是学者把他自己的理解告诉你了,你多看几个学者,就明白了。也可以多看看西方有代表性的节目、演讲、辩论等,洞察西方最新的思想发展、思辨要点和社会心理变迁。再者,对同一个事件,中、西方媒体报道的方向、观点及引用事实与数据都可能是不同的,只有经常学习西方文章,我们才能理解这种差异,拉近东、西方思维上的距离,把信息沟通好,把问题处理好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365bet手机投注|365bet官网平台|bet36网址多少

本文链接地址: 在西方市场,讲好华为故事